Kaede

ガウェぐだ

备用

,

(一


备用

GGAD is real 

姑娘们!真爱靠捞啊!

【米英】覆水难收


cp:Alfred•F•Jones×Arthur•Kirkland
•有部分阿尔弗雷德的【原创ex】出现,但是没有恋爱描写

——为什么一桶水放时间长了会变质,而水冻成冰以后就能永远保持甘美呢?



“老师可以进来吗?”办公室门口传来一阵敲门声。
亚瑟早就注意到从门口传来的窃窃私语了。听到肯定的声音后,很快女生们一窝蜂涌进办公室。为首的艾琳•普沃径直走向他的小隔间。她转过身向身后的人群点头示意,接着对亚瑟说:“老师,你觉得阿尔弗雷德同学怎么样?”
“……”
又来了。艾琳同学虽然成绩优异,也很受欢迎,但是总是在别人的交往之间指手画脚。
特别是他和阿尔弗雷德•琼斯。
“,我已经说过了,”亚瑟压低声音,“琼斯是我的课代表,我觉得我们的关系并没有……呃,你们想的那么密切。而且……”
上课铃响了,亚瑟如释重负,他顺势停下。“你们回去上课吧。”
亚瑟摆摆手,女生们道完歉就急匆匆地出了办公室。

心烦意乱。
已经说不清是多少次了,亚瑟回忆,也不知道是从何时起那些女孩们就隔三差五地问他关于阿尔弗雷德的问题,他似乎快要习以为常了。
又是一天。
她们在他点到阿尔弗雷德的时候仍然互相使着眼色。阿尔弗雷德倒是和往常一样不太在意,他甚至将她们的起哄声一笑置之。不敢相信,他烦躁地抓了把头发,
他怎么就能这么冷静啊!

尽管不能表现出来,说出口也不行,他对阿尔弗雷德还是抱有一些好感的。他发下试卷,回到讲台。不,不,一定是天气太热脑子跟着烧坏了。他是一名英语老师。他不能这样。
阿尔弗雷德正坐在第三排靠窗的位置埋头写试卷。亚瑟盯着他一耸一耸的呆毛发呆。这家伙有什么好的,不就是成绩好肌肉发达人缘好而且长的也挺帅的吗?……等一下!
风扇在头顶呼呼作响,阿尔弗雷德抬起头,发现自己的老师正盯着自己。亚瑟赶紧把目光移开,距离考试结束还有二十分钟。
他拽着自己的头发趴在讲台上,满脑子都是刚刚阿尔弗雷德盯着自己的目光。反正现在他们的关系也不会影响阿尔弗雷德吧,他自暴自弃地想。
然后亚瑟睡着了。



阿尔弗雷德也不知道他为什么要留下来。
对于女生们频繁把他们凑在一起的行为他一直不置可否,也不甚在意。
但是最近自己女朋友的事就不一样了。

刚刚下课他收齐了卷子,艾琳还过来笑着说了一句“柯克兰老师就拜托了”就跟着其他女生一起走了。其他的学生也去食堂吃午饭了。除了他们。
“柯克兰老师?”
他拍了拍亚瑟的肩膀,亚瑟眨了眨眼,醒了。“琼斯同学?”

“卷子你收了啊。”
“嗯。”阿尔弗雷德笑着把手上的试卷叠齐递给亚瑟。“辛苦你了。”亚瑟匆忙接过试卷,“先去吃午饭吧。”
“好。”阿尔弗雷德点了点头。

绝对不能把他牵扯进来!年轻的教师这么暗下决心。他盯着阿尔弗雷德的背影。异样的情愫在心中升腾。



那样的目光,他早就注意到了。
也许是身为双性恋的自觉,亦是他时时刻刻躲闪的目光相当可疑,阿尔弗雷德发觉柯克兰老师最近有点不正常。他一直盯着自己,直到被发现才匆忙转开视线。如果要说的话,就像兔子盯着即将吃掉自己的野兽一样。
他摁亮了手机,滑动屏幕,盯着前女友前段时间发来的最底下的一条短信。
最终他还是把手机啪的扔到了床头柜上。手机的一闪一闪的白光在漆黑一片的房间中格外显眼。
他和他的前女友吵了一架,起因就是班上的流言蜚语,而她的女伴就是这场闹剧的始作俑者。这太蠢了,他愤愤不平地把脚边的拖鞋踢到床底。
但他没办法讨厌柯克兰。也不是因为女生们的幻想成真,只是出于同为受害者的互相体谅。他是绝对——没有——不会——不可能喜欢他的。

他睡着了,做了一个梦。


美国独立战争。

他都能感受到身边人们的愤怒。
枪声划破天际。红色制服在他眼前一闪而过,阿尔弗雷德本能地把他们视作自己的敌人。英国人。
脚下是飞扬的沙土。
他向身后的人群喊到:“前进!”仿佛做过上百回一般熟练。

他醒了,鼻尖还萦绕着熟悉的血腥味。梦境过于真实了。
-TBC-

【茂灵】覆水难收

*ABO,后期可能会开个自行车







影山茂夫(17)面临着他人生中的一大转折。


他环顾四周,不知道怎么打发时间。相谈所的桌子上放着师父写给他的纸条——“我出去吃饭了”。

自从茂夫升至离家较远的升学高中后他就很少来相谈所了——他就读的学校颇为严格,课余时间也少的可怜。日常的除灵工作只好作罢。
茂夫也碰巧在一次委托中发现了师父不能使用超能力的事实,但他始终没有捅破这点(他发现他竟然比自己以为的冷静多了)。随即他便向小酒窝提出了保护师父的请求。
这次叫他过来也不知是出于什么原因。遇到了强到小酒窝对付不了的灵?他边像往常一样给自己倒了杯茶边想。应该只是师徒叙旧罢了。最好是这样。

“Mob?”良久,他终于看到他等待已久的Beta从门口探出头,“抱歉,明明是我叫你过来的还让你等了这么久。”
影山茂夫好奇地打量着眼前许久未见的男人。他看起来和半年前他离开时没有什么区别。

“你是Alpha?”
师父唐突地问了他一个再明显不过的问题。“是最近才觉醒的。”
“嗯,好……”新隆显然对这事不怎么上心,他把西装外套搭在椅背上坐下,或者是——影山茂夫紧张起来——他不喜欢他是个Alpha?
接着Beta问了他很多问题。他问茂夫现在的高中如何以及有没有在学校好好交朋友之类的问题。很久没有跟师父促膝长谈,茂夫之前的疑虑一扫而空。他们甚至约好了下周五再见一次。

新隆突然起身,他看了看表。“不早了,你先回去吧。”
“师父?”
“不回去的话你弟弟会担心的——我可不想背着莫名其妙的责任。”
茂夫想在新隆脸上发现“我现在在开玩笑”的神情。尽管新隆在对他微笑,但他还是失败了。

不对劲。影山茂夫大脑中的雷达嗡嗡作响。



他一摸口袋发现——他回家的钥匙不见了。
影山茂夫抓住了这个契机——或者只是他给自己找的一个借口。
他拎起书包,以他能达到的最快速度向相谈所跑去。

他硬是用超能力打开了相谈所的门。



TBC

【茂灵】覆水难收

*ABO,后期可能会开个自行车







灵幻新隆(30)是个Omega。





距离他弟子放学还有将近二十分钟。他把头埋进手臂里。工作姑且处理完了,既然还有点时间,他必须先得做点什么。
……想不出来。


他把写着营业中的牌子翻了个面。没踏出相谈所几部灵幻新隆就被迫停了下来。

“灵幻大师?”他被一个熟客叫住了,“我家的水管坏了好多次了,我老公说‘会不会是有什么水管的鬼之类的?’,大师你……”
“对不起,”他和往常一样飞快编了一个借口,“今天我要去医院一趟,相谈所今天不开门。失陪。”在她闻出新隆信息素的异常前他就从她身边冲了出去。


一路上灵幻新隆一直在胡思乱想,以至于当他停下来回过神时,就莫名其妙地走到了调味市医院。

这绝对算得上是他最想逃避的地方之一(还有有蟑螂的房间,茂夫说“很危险”的隧道,现在还加上了有茂夫在的相谈所)。


他这么跑出来还是太鲁莽了。明明上周是他自己说“下周五来相谈所一趟”的,结果他却先跑路了。

他想给影山茂夫打个电话,却摸了个空。这样拖下去也会没完没了。他只好安慰自己,现在解决啊说不定能赶上和mob去吃碗拉面,
顺便全盘托出。







TBC

【米英】周而复始

周而复始
A-G-A-I-N


bgm:Hurt-Nine Inch Nails

*lifeline梗

*修改重发








阿尔弗雷德再一次点开了这个游戏。

事实上,他正是这个游戏脚本的作者。



夜晚,房间里只有手机在发出微弱的白光。
对话仍在一个个冒出来,接着是一个选项。阿尔弗雷德毫不犹豫的选择了后者。
主角因为他错误的选择,一步步走向死亡。
啪,他把手边的简历扔到地上。万籁俱寂。





今天中午阿尔弗雷德尝试了一家离家更远的外卖。这次外卖小哥的服务态度和以前的相比,他熟悉的那位还是略胜一筹。阿尔弗雷德咒骂着穿上拖鞋冲下楼。
他付了钱,接过食物。温热潮湿的空气充斥着,正午的阳光巧妙地避开了树叶的遮挡径直照射在他的脸上。雨停了。

阿尔弗雷德走进电梯,一个小男孩和他的母亲也走了进来。男孩拿着一部手机,目不转睛地划着手机屏幕咯咯笑。显然母亲对儿子沉迷于电子产品很不高兴,但她只是抱怨了几句就不再说了。

或许是被潮湿厚重的空气传染的,连电梯都像是沉重了起来,缓缓地运行着。这时男孩突然嚎啕大哭。
在那之后的很多年,他的心里都没有膨胀升腾起那股久违的英雄主义。

但是现在,哗啦,它爆开了。

或许今天是个转机之类的,总而言之,他走了上去。

他心一沉,那是他的游戏。太迟了,他已经走到了男孩的面前。
“可是她死了!”
他的母亲困窘地看着走过来的阿尔弗雷德,接着蹲下去对男孩说:“别傻了,这只是一个游戏而已,她又不是个活生生的人。”
“罗莎是!我了解她!”





阿尔弗雷德记得制作这个游戏相关的负责人跟他聊过关于游戏主角的事。

“我们讨论了一下,希望把主角定为,”他停顿了一下,“一个女人。”
负责人佯装苦笑了一下,显然是对自己的风趣感到满意。“呃,介于大部分玩家都不是同性恋的缘故,你会不会觉得男性主角有点,你知道的,太基了?”
“为了给玩家更多的去把自己代入的感受之类的,如果你同意的话,就给她起个名字吧。”


ROSA.
这就是他的名字。








“代入”的感受吗?
“活生生的人”?


开什么玩笑。

他摁亮手机屏幕,通话框还在一个个冒出来。
就和当时一样。
他直接选择了其中一个选项,
游戏的进展就像他想象的那样。

〔连接丢失〕










〔通讯正在接入〕

我真的能拯救你吗?

阿尔弗雷德不愿想起他。

一切就起于他的英雄主义。
阿尔弗雷德收到那信号是在几年前的一个晚上。具体的时间他也记不清了。信号的另一端,那个古板的英国人是个和他年龄相仿的大学生。
对,那是2012年。他告诉阿尔弗雷德他叫亚瑟,亚瑟柯克兰。

他在听到阿尔弗雷德侃侃而谈对NASA近几年计划的看法后,阿尔弗雷德又问了一句:
“所以说……你是他们中的一员?对吗?”
“……”对方打了一行省略号,“我决定去飞船的残骸那边看看。”
他又追问了几次(把人送上天这种事情肯定是NASA干的!),亚瑟则表现出了对美利坚航空事业的不屑一顾。英国人。



想到这里,阿尔弗雷德嘴角扬起了笑容。他还记得他专门等到世界末日(面对亚瑟对此的看法,阿尔弗雷德:“Science!”)那天向他求婚。

“我觉得我的哥哥们不会同意,但是碰巧的是,”亚瑟那边停顿了一下,阿尔弗雷德感觉他的心脏就要跳出胸腔了。“I don't give a shit.”






2012年,世界没有毁灭,地球没有迎来末日。







BUT HE DID.
〔连接丢失〕*







请让我再一次拯救你吧。
游戏仍在继续。开始,结束,重新开始。
阿尔弗雷德叹了一口气,从床上起身拉开窗帘。

楼下的车辆来来往往,汽车轮胎刮擦着地面发出的嘈杂的声音在狭小的房间里反射。他盯着天花板上路灯间透进来的,随着来往的车上闪烁移动着的斑斑驳驳的光。




对不起。

我们也能像游戏一样重新开始吗?

我能拯救你吗?









「喂喂?」

「这玩意儿有用吗?」

「有谁能收到吗?」

哔。
他随意按了一个选项,把手机丢到一旁。

“Hero我收到啦!”*







But I can.


END






*是2012年发生的事or对话

Lifeline(生命线)是一款关于逆境求生的情节分支故事类游戏。玩家可以通过iPhone、iPad或Apple Watch,帮助主人公泰勒做出关乎生死的决定,并共同面对各种结果。(百度百科)



首先解释一下阿米这一篇文里面大部分时间在干什么(…
重复2012年亚瑟出事的步骤,然后这段时间一直宅在家里【我也是想写积极健康向上的米的…
然后突然有一天,他成了一个好米!
e!n!d!
里面每个她他它都是我深思后用的啊【有些可能打错了但是有个地方真的很重要啊qaq

好吧主线就是米宅在房间里回忆,午饭→讨论游戏主角→求婚,然后恍然大悟。
他不能拯救亚瑟,他能拯救的只有他自己啊。
【……
2012年这个时间是和其他的莫名其妙的设定一样没什么意义瞎扯的(躺。好像挺符合地就临时加上去了……

很久之前的文了,翻出来改了好多…bgm是最近看完r&m临时挑的orz

有本事看文倒是来写评论啊!
来长评啊!



感谢阅读!

用来更新日常的一条

2016.10.29
哇今天终于被人催更了一次ˊ_>ˋ
第一次写连载,诚惶诚恐
粉丝也在涨……
谢谢各位!

——

最近好久没有发文,竟然还涨了几fo……谢谢没有取关的小天使,看看有没有人愿意琴梨我。
现在也没什么写文的动力了ˊ_>ˋ

在同城热门看到喜欢的太太了……


0105

还活着

【米英】段子xd

•算是真事改编的段子xd
•路人视角





下午,我从补习班步行回家。那天正是夏季中数一数二炎热的日子,阳光透过树叶间疏而不漏地照在地面。我抬起手看了看表。时间还很充裕。

街边正好有一家便利店,我推门走进去。店内的冷气开的很足。快步走到冷柜边,我打开柜门拿了一瓶可乐。
接着我下意识的把柜门关上,旁边一个金发的男生拦住了我,示意我帮他把门拉开,他探过头也去拿了一瓶可乐。我注意到他的金发上有簇头发孤零零地翘着,他蔚蓝的眼睛看了我一眼,笑着跟我道谢。
我向他点点头,算是回应。

“请帮我拿一包……对,就是左边的那个。”
我排队的前面站着一个男人,金色的头发乱糟糟的,他西装革履,左手上提着公文包,右手上提着一个大购物袋里面的各色零食实在是与他的打扮格格不入,翠绿色的眼睛透过红框眼镜盯着前面的一排香烟。
“Alfred.”我顺着他的眼神看去,意识到他在叫刚刚的那个人,“帮我拿一下钱包。”
被叫做Alfred的男生转过头,停下了正拿起饼干的手,帮他从口袋把钱包抽了出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摸了一下他的屁股。

我:喵…喵喵喵喵喵??
以收银员的角度绝对看不到他俩的小动作,但是我看的……清清楚楚。他也只是嗔怪地看了Alfred一眼而已。

而他们说说笑笑地离开便利店的时候,我听到绿眼睛的男人小声抱怨了几句,“回去再说,Arthur。”最后,Alfred还转过头向我笑着眨了眨眼。

暴击。

////////









好想看因为米的恶作剧苦恼着的英啊……


没啦。